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

上传人:13931838205 文档编号:87126090 上传时间:2019-05-14 格式:DOC 页数:11 大小:50KB
返回 下载 相关 举报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_第1页
第1页 / 共11页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_第2页
第2页 / 共11页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_第3页
第3页 / 共11页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_第4页
第4页 / 共11页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doc_第5页
第5页 / 共11页
亲,该文档总共11页,到这儿已超出免费预览范围,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
2002年06月17日 09:50
主持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圣凯诺·世纪大讲堂。
如果我问大家说,高效率的结果是什么?大家一定会说是高效益。那如果我问你,它还有一个结果是什么呢,可能大家回答不出来,其实就是更高的失业率。那今天主持人阿忆就给大家请来了,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的主任仲大军先生,由他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讲演报告,报告的名字是"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好,我们现在鼓掌欢迎仲先生。
其实我跟大军先生是好朋友,我们第一次相识是1989年,13年前,后来我对您在学术上的认识呢,是因为1997年偶然看到了您的两个短篇文章,我觉得您很有眼力,这个短篇呢,一个是叫《告别短缺经济》,一个叫《迎接微利时代》,突然我发现有人说到,我们中国已经很快经过了卖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听到了一个词汇"买方市场"。后来,同样在1997年的10月份,我们又听到了"微利",就是以前我们一夜乍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要一点一点的积累,才能把财富挣到手。您怎么有那么大的远见,一年发明了两个词呢?
仲大军:职业,也许是职业的原因,因为我从事这个职业,是属于新闻界与理论研究界相交接的中间地带,这种职业要求你的研究要始终盯着社会演变的前沿,就是最新的一些动态,所以说,中国出现"微利时代"这个词是我首先写出来的,的确是这样,1997年,我在《中国经济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迎接微利时代",从此"微利"这个词,就开始深入到我们整个社会。
主持人:那是1997年,但是一直到了1999年左右,其实社会当中还有一些人,他在讨论营建公司的时候,还是想一下手以后,第二天我们就能成为百万富翁,可能是没看到您这篇文章。您刚才说了,这些想法跟您的履历、经历是有关系的,咱们看看您的履历。有两点疑问,我得问您[读电脑上的资料]:
仲大军,1952年生于山东济南,1968年初中毕业工作,初中毕业生。先后在济南456厂、解放军9637部队、青岛邮电局工作,经历丰富。1978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问题出来了,这是第一个问题,复旦大学什么系呢?
仲大军:中文系。
主持人:您跟我的本科时代是一样的。那怎么后来研究经济了?
仲大军:研究经济是因为工作之后,分配到新华社这种新闻单位,经常给一些经济类的媒体写文章,这样就钻到经济这个圈里去了,从80年代后期,80年代上半期,我当时还带着非常多的很浓重的文学情结,还准备写一些大的历史文学剧作,但是由于改革的年代,这种内容很难出产。我转搞经济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我想一些人的兴趣和焦点是随着时代来演变的。象我,后来慢慢慢慢就进入了经济圈了,直到了90年代,整个都进入了经济研究,一直到现在。
主持人:好,解决了一个问题。1978年考入的是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接着说,1982年分配到新华社北京分社。
仲大军:不,是新华社总社。
主持人:它把您降了一级,这个是错误的。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就是新华社名记。
仲大军:那个时候不是什么名记。
主持人:1986年和1989年曾在中外合作的研究机构,研究新闻、世界问题和经济问题,已经开始转轨了。1993年,被聘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的特邀研究员。1995年调动工作了,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时报》任编委,高级记者,高记。2000年创办北京大军经济研究中心,这是最后一句话。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咱们现在好多人都办了自己的经济研究所,这东西能赚钱吗?
仲大军:就我的观察研究中心来看呢,现在还没有赚多少钱,这几年可能还是投资阶段,以后能不能赚钱,我现在还不敢肯定,可能是未来,也许过一段时间,慢慢可能会赚钱。
我这个研究中心是属于股份制形式的,是属于走市场的,或者是属于民营的研究中心,这种研究机构最大的特点是成本低。民营企业一定要高效率和低成本。既然你没有很多钱,既然你不赚钱,那你就要非常节约地消耗你的投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呢,我可以以最低的成本来经营这个中心,所以说可以使它维持得非常长,哪怕它不赚钱,维持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
主持人:好,希望十年以后,咱们再见的时候,您这个公司已经变成像兰德公司那么大。
仲大军:有可能,我也相信。
主持人:为这个信心,鼓掌。
仲大军:谢谢。
主持人:好,那咱们接下来呢,就由仲先生给我们带来他的讲演报告,讲演报告的名字是"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有请。
仲大军:今天谈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有点超前的,就是说我们的眼光要超前看到未来的问题。最近我写了这篇文章,《中国选择效率还是选择就业》,这个文章的题目,点出了当前我们中国现存的一对矛盾,这对矛盾可以影响到我们中国经济,以及中国社会今后未来很多年的发展。
我先把一些基本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这几年的就业情况,中国每年新增劳动力人口是1300万左右,这个数字大家要记住,我们每年死掉的和新生的互相扣除之后,新增的人口。进入到21世纪以后,是1300万左右,这是净增的劳动力人口。但是我们每年社会上所新开辟的就业岗位,大约只有800万。那么就是说,新增的这种劳动力,与就业岗位相差有500万的富余,每年富余出500万的劳动力。今后几年大体都是以这个形式在往下延伸,那么每年500万,累计下来,大家可以想一想,五年下来就是2500万,这是光指新增人口,这种剩余的劳动力。
第二个,就是在现有的工作岗位,也在每年甚至每日往下淘汰劳动力。这个数目是什么数字呢?我来介绍一下,大约是从1997年之后,国有企业,首先是国有企业,包括一些乡镇企业、集体企业,从这些企业里淘汰出来的下岗职工,总数大约是4800万,将近5000万。这个概念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相当于韩国一个国家的整个劳动力岗位消失了,这是胡鞍钢先生做的一个比较,这么多劳动力被挤压出来了。这4800万下岗职工被消化掉的,大约有3000万,没有消化掉的,可能现在还是将近2000万人,就是说这4800万,实现了再就业的大约有3000万,没有再就业,现在失业在家的还有将近2000万人。这个概念是什么概念呢?就是现在欧盟12个国家,总的失业人口是1700万,那么我们一个国家,仅仅是讲城镇失业人口,就是将近2000万,我们一个国家,比欧盟整个12个国家还要多得多。
那么我们再来看,把我们的目光放到农村,农村现在的剩余劳动力有多少呢?现在据估算是1.5亿,1.5亿的农民劳动力是闲置的。那么把这几个数字加起来的话,我算了一下,我们中国现在,不说失业人员,就说就业不充分的这种人员,人口,这种劳动力,至少有2个亿。我们国家的总劳动力人口是7.3亿,这是大的数字,因为我们将近13亿人口,真正有劳动力的人口是7.3亿。这7.3亿,从事农业的将近是一半,将近3.5亿左右,在城镇的城市工业、服务业的,就是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大约是3亿到4亿人,这是我们国家基本劳动力的结构状况。
那么,现在我们国家的这种失业率,我们国家统计的仅仅是城镇人口的失业率,我们现在的失业率大约是3.5%,一百个人里边有三个半人是失业的,这是我们的统计数字。那么农村呢,农村就不在统计之内,所以说我们现在有一个词,最好用不充分就业率。有部门统计,我们国家的不充分就业率是多少呢?是33%。西方国家是35%。现在问题是,西方的发达国家它在那种机械化程度非常高的国家,出现了这么高的不充分就业率,那么中国这种还是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是否也要出现这么高的不充分就业率?中国出现这种不充分就业率之后,和西方国家比较起来,会出现什么现象?这个问题很值得思考,因为我们发展中国家是不能和发达国家同日而语的。
那么说,是不是我们国家发展到现在,就要有这么多人闲置下来,就要没事干了?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我们国家当前存在的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失业的问题,有这么多的人呆着没事干,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巨大的资源浪费和财富浪费,当劳动力它本身不能创造价值的
展开阅读全文
相关资源
猜你喜欢
相关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管理 > 效率管理


版权所有:www.WDFXW.net 

鲁ICP备1403506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