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

上传人:asdfjtg 文档编号:100411187 上传时间:2022-02-19 格式:PDF 页数:12 大小:551.83KB
下载 相关 举报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_第1页
第1页 / 共12页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_第2页
第2页 / 共12页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_第3页
第3页 / 共12页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_第4页
第4页 / 共12页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pdf_第5页
第5页 / 共12页
亲,该文档总共12页,到这儿已超出免费预览范围,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数字经济新特征与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机制李晓华内容提要:发展阶段和发展环境的深刻变化使我国旧动能有所减弱,亟待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数字经济由于其高成长性,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推动力量。数字经济具有颠覆性创新不断涌现、平台经济与超速成长、网络效应与“赢家通吃”、“蒲公英效应”与生态竞争等新特征,这些新特征蕴含着数字经济新动能的形成和发展机制。 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应持续优化软硬环境,加大技术创新成果早期市场支持力度,支持数字经济细分领域发展,实施“互联网+”与“智能+”,鼓励数字经济龙头企业走出去。关键词:数字经济;新动能;新旧动能转换中图分类号:F4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7543(2019)11-0040-12基金项目: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专项立项课题“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研究基于新时代和新工业革命的视角”(18VSJ054);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互联网+背景下的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研究”(16AJY011)。作者简介:李晓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现阶段,新一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数字经济成为世界各国经济中增长速度最快的部分,在推动质量变革与新旧动能转换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数字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及其内在关联一般认为,数字经济主要包括数字的产业化和产业的数字化1两个方面。 新旧动能转换既可以看作经济增长内在动力的变革,又可以视为产业结构的改变。数字经济增长速度快且规模不断扩大, 在产业结构上表现出比重不断提高的趋势,成为新动能的主要构成部分和新旧动能转换的主要动力。(一)数字经济的内涵阐释数字经济(Digital Economy)最早由Don Tap-scott在其1996年出版的数字经济一书中提出。他认为,在传统经济中,信息流是以实体方式呈现的,在新经济中,信息以数字方式呈现,因此数字经济基本等同于新经济或知识经济2。 美国商务部于1998年和1999年连续发布两份关于数字经济的报告,使数字经济的概念更加广为人知。 但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使数字经济一度归于沉寂。 随着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成熟和产业化,数字经济重新进入高速增长的轨道,新产品(服务)、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比较具有共识的数字经济定义是G20杭州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提出来的,即“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3。 由于信息通信技术与产业的融合程度不同,对数字经济的理解亦有所不同。Bukht R. & Heeks R.将数字经济划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核心层,他们称之为数字(IT/ICT)国民经济N A T I O N A LE C O N O MY40领域,包括硬件制造、软件和IT咨询、信息服务、电信;第二层是窄口径,他们称之为数字经济,包括电子业务、数字服务、平台经济;第三层是宽口径,他们称之为数字化经济,包括电子商务、工业4.0、精准农业、算法经济。 分享经济和零工经济介于窄口径和宽口径的数字经济之间4。在我国,多把数字经济划分为数字产业化即狭义的数字经济与产业数字化即广义的数字经济两种类型。 数字产业化等同于传统的信息产业,包括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的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由于信息技术与国民经济其他产业部门的融合不断加深,从而在传统产业产生数字经济活动,这部分就是产业数字化或数字经济融合部分5。 与Bukht R. and Heeks R.4的划分相比,数字产业化大致相当于数字经济的核心层;产业数字化大致相当于窄口径的数字经济与宽口径的数字经济之和。不同国家、不同国际组织、不同机构在其研究或国民经济统计中会采取不同的口径,由于IT或ICT产业具有更清晰的边界, 因而核心层的数字经济或数字产业化的范畴应用更为普遍。(二)新旧动能转换的多维考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特别是2010年之后,我国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从10%以上的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2015年以来经济增速回落至6%7%。 尽管经济增长速度随着经济体量扩大、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下降是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但我国仍然面临着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国际环境复杂多变,产能过剩、僵尸企业、脱实向虚等问题较为突出,需要在经济发展质量不断提高的同时将增长速度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 由于我国劳动密集型产业成本优势削弱,重化工业增长乏力,复杂的国际环境使出口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因而需要加快培育壮大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 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对于解决我国经济中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并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具有重要的意义,“创新驱动、新旧动能转换,是我们是否能过坎的关键”。对于“新动能”或“新旧动能转换”的内涵,可以从两个角度加以考察。从内在驱动力来看,新旧动能转换就是经济增长动力的转换。 按照经济增长理论,经济产出是资本、劳动力和技术的函数。改革开放初期,我国资本短缺而劳动力资源丰富,通过加入全球分工体系,充分发挥劳动力丰富、工资水平低的比较优势, 实现了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高速增长。随着经济增长和资本的积累,我国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房地产等建设,投资又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20012016年,资本形成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基本保持在40%以上。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年和2010年资本形成对GDP增长贡献率分别高达86.5%和66.3%。 随着我国低成本竞争力削弱、人口红利消退、政府负债率上升、生态环境压力加大,主要依靠投资、依靠自然资源投入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转换到依靠创新、依靠知识和技术驱动的经济增长方式上来。从外在表现来看,新旧动能的转换就是产业结构的转换。 国民经济由不同的产业部门构成,有些产业增长速度快,有些产业增长速度慢,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就会出现高增长行业、带动作用大行业的不断更替的现象,并由此带来产业结构的调整。 总体上看,产业结构的转换过程是产业结构不断升级的过程,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不断下降,技术和知识密集型的高技术产业的比重不断提高。从这个意义上讲,旧动能是低技术、低效益、高能耗、高污染的传统产业,新动能是高技术、高效益、低能耗、低污染、高质量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前沿技术产业。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的高速增长产业以纺织、服装、电子装配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1998年后,我国开始了新一轮重化工业化,冶金、化工、建材、机械等重化工业部门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但是总体上看,劳动密集型产业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附加价值低,且随着工资持续国民经济N A T I O N A LE C O N O MY41上涨,竞争力正在削弱,已经开始向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转移;重工业的发展不但产生了大量的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给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压力,而且随着交通基础设施主体框架的形成和“房住不炒”政策的确立,对以钢铁、建材为代表的重工业的国内需求增速下降,重工业增长乏力。 各个地区、城市由于新旧动能转换速度不同,出现了经济发展的分化,旧动能比重大的地区由于旧动能弱化而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新动能活跃的地区则因新动能的高成长性而成为经济增长的亮点。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以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重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需要转移到更符合市场需求和要素优势、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更高、环境更友好的产业为主的结构上来。(三)数字经济与新旧动能转换的内在关联数字经济在世界各国普遍呈现高速增长态势,其增速明显高于国民经济增速。G20国家中的发达国家20162017年广义数字经济(包含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平均增速为8.47%,而发展中国家平均增速高达16.83%6。20062016年,美国实际GDP的平均增速为1.5%,而数字经济增加值的实际增速达到5.6%,其中,硬件平均增速为11.8%,电子商务和数字媒体平均增速为8.6%,电信业平均增速为3.6%。 整体而言,数字商品增加值实际年均增速为9.1%, 超过数字服务5.0%的增速7。在云计算、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等新技术、新模式领域,数字经济的表现尤为突出。 数字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其总规模和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高。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美国广义数字经济规模高达11.50万亿美元,中国达4.02万亿美元,日本、德国超过2万亿美元,英国、法国分别为1.68万亿美元、1.04万亿美元;德国、英国、美国广义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60%左右,日本、韩国、法国、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巴西的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也超过了20%6。数字经济增长速度快、规模不断扩大,对GDP增长的带动作用非常显著。 在一些地区,一个数字经济细分领域可能就创造上百亿元的营收, 对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此,数字经济被普遍认为是新动能的主要构成部分和新旧动能转换的主要推动力。数字经济不仅改变了经济增长动能的结构,而且提升了经济增长动能的质量,在科技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大型数字经济企业的研发规模均超过百亿元,研发强度分别高达10.6%、14.4%、7.8%8。有学者直接将新动能定义为“以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为基础,以新技术的突破为依托,以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等四新为核心的影响经济社会发展、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产业驱动力”9,或者将新旧动能转换等同于“高技术制造业、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新兴服务业的加快发展”10。 数字经济作为新动能重要组成部分的思想在政府政策中也多有体现。2016年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成长,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打造动能强劲的新引擎”。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0月31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举行第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迫切需要新一代人工智能等重大创新添薪续力。 ”11二、数字经济的新特征新产业是新旧动能转换的支撑,而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国民经济中最具活力且重要性不断加强的领域。数字经济作为新动能不断发力,是与其四个新特征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颠覆性变革不断涌现科技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推动力。 任何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技术的变革,但是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领域的创新存在巨大的差异。克里斯滕森在对传统产业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颠覆性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ies)的概念12。 他认为,持续性技术(Sustaining Technologies)是针对市场上主流客户长期关注的性能,对成熟产品性能的改进,而颠覆性技术带来了主流客户所忽视国民经济N A T I O N A LE C O N O MY42的价值主张。 一般来说,颠覆性技术往往从利基市场或新出现的需求起步,通常价格更低、性能更简单、体积更小、便于客户使用。即使颠覆性技术或颠覆性创新对领先企业形成巨大挑战甚至导致领先企业失败,但其着眼点仍在传统企业,创新的频率、影响力和广度都无法与数字经济相比拟。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全球范围兴起,数字技术、先进制造技术、新材料技术和生命科技加快成熟和商业化,其中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区块链、3D打印等在内的数字技术无疑是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技术。 与传统产业相比,数字经济的创新呈现创新频率高、影响大和覆盖范围广的特点。具
展开阅读全文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管理论文

版权所有:www.WDFXW.net 

鲁ICP备09066343号-25